桐木

下个春天回来我就会回家🌸

【喻黄】茶、剑与糖葫芦

*喻队18岁生日快乐!!!
*3000+短打
*标题乱取的(喻队视角但是喻队瞎了注意!)
*小茶馆掌柜x冷酷(不存在的)杀手
*一个平淡的故事,he→

————

喻文州自认为他前十七年的人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好讲述的。

他有个大部分富贵家庭的少爷都有的平淡童年,父母去世家道中落后接手唯一被留下的一个小茶馆,每天待在茶馆二楼看看街上来去匆匆的行人,听听商贩和杂耍艺人的吆喝,月末就和和气气地结算结算店小二们的工钱,偶尔还撒把米喂喂停在他窗边的鸟雀,一边品茶一边享受午后暖融融的阳光。

后来喻文州回想起来,他人生中比较值得一提的大事,都发生在这样暖融融的午后。

是在第十八年,两位不速之客突然闯入他想要平淡过也平淡结束的日子。第一位对他造成的影响比较大,让他往后的人生中再也看不到街上来去匆匆的行人。在喻文州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冷酷的杀手,就是说书先生口中那种一身黑衣蒙着面,从不开口说话只会嗖嗖扔飞镖出剑的接任务领赏金的职业杀手。后来有人告诉他那是某某权贵人家家养的,没有赏金拿,不听话还会被取走性命。

说来也巧,告诉他这件事的就是那第二个不速之客。那人说那某某权贵早年和喻文州过世的父亲有那么点龌龊,就来弄瞎喻文州一双眼睛,也算是父债子偿了。还说让他以后不用担心,喻文州瞎了,这仇就算了了,结果了。

本来对喻文州来说,一双眼睛没了,月末工钱还是要照样结算,鸟雀还是要照样喂,生活还是要照样过下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人都没打声招呼,突然就闯进了他的生活,还带着午后暖融融的阳光和糖葫芦的甜香。

喻文州能闻得出来那是糖葫芦的味道,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卖糖葫芦的商贩在他茶馆门口吆喝,挺便宜的,他还买过一次,只不过没吃完就扔了。他不太喜欢那个味道,并不是一直甜着的,外面裹的那层糖衣舔化掉以后,就只剩藏在里面的果酸。

在喻文州的记忆里,往后的日子基本就是那人在说,他在听。他们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能一个人天南地北地胡侃,另一个人啜饮着茶微笑地听,偶尔还会一起撒米喂停在窗边的鸟。店小二们时不时听到从二楼传下来的笑声和说话声都很奇怪,暗自讨论着掌柜什么时候有了一位至交好友。

其实喻文州自己也很疑惑,明明他和那人是在第十八年那个杀手来过之后才认识的。有个成语用来形容他们还挺合适的,怎么说的来着。

——哦对,一见如故。

喻文州回想起来还真是这样,明明根本看不见,但还是觉得那人给他莫名熟悉的感觉,是一种不带恶意的想要让人去靠近的亲切感。但那人明明连名字都没告诉过他,两人交流从来都是兄台啊在下的,不明白的人还以为他们第一次见面。对方还经常消失,三天两头就跑没影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那人消失的比较长的一次是整整两个月,回来之后似乎变得有点不一样,喻文州甚至不能再从对方的声音里感觉到温度了。他以前都能感觉到的,那种暖融融的生命的活力。不过没过几天,那人再和他天南地北胡侃时,活力又回来了。

喻文州不是个傻子,相反他其实挺聪明的,他不是没怀疑过那人和杀手有什么关系。他潜意识里不想去验证这种可能性,那人给他的感觉就像太阳一样,随时都散发着光和热。就算眼睛瞎掉了,他也能看到那种明亮。对方和杀手完全不一样,杀手不说话还冷酷,但那人每次来都披着阳光吃着糖葫芦,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温暖和甜香,一说话还停不下来,喻文州几乎都能从他的叽叽喳喳中想象出他眼角眉梢挂着的笑意。

但是客观上来讲,时间真是太赶巧了。凭什么那杀手一走,你就来了呢,而且知道那么多事,自己还正好被弄瞎了,连个背影轮廓都没法儿核对。

每次这种想法刚冒出个头,就会被想到这儿的本人给按回去。喻文州不相信那人感觉不到他在怀疑些什么,但既然那人不解释,他也就从来不提。在往后的七年里他们都保持着这种奇怪的默契。

这种你不说我不问的游戏在喻文州人生中的第二十六个年头被迫结束了。为什么说被迫呢,因为那个从来只会说说笑笑胡侃的人突然又消失了。这一次比上一次那个比较长的两个月还要长一些,是按年算的,前头的数字算到喻文州的“现在”还没停止往上加。

暖融融的午后,这次没有奇奇怪怪的人突然闯进来,也没有鸟雀停在窗边呼唤他喂食,喻文州于是又开始回想。事实上他觉得第二位不速之客给他带来的影响比第一位还要大一些。

比方说几年前他突然好奇糖葫芦的味道变了没有,是不是在他第一次买过之后有了改进才让那人每次上他这儿来都抛弃他泡的茶而选择糖葫芦,就柱着拐跑下楼专门买了一串。喻文州想幸好这茶馆一直开着,生意也不错,不然那商贩可能都不来他楼下卖了。

他直接咬下了一颗含在嘴里,没过多久那外面一层糖衣就化了,喻文州皱眉,里面果然还是酸的,也不知道那人怎么就那么爱吃。不过这次他没扔,一颗一颗都给吞了。

时间拉回到“现在”,是喻文州的第四十年,十五年来茶馆的生意一直都那样不温不火平平淡淡和他的人生一样,店小二倒是换了一批又一批,也没人再晓得掌柜当年还有着一位至交好友。

最近又发生了一些让新来的店小二感到好奇的事情,他一早就知道掌柜的眼睛是瞎的,看不见,听比他干得久一些的小二说好像是二十多年前被仇家弄瞎的,他对这段年岁久远的传闻没什么兴趣,也没信一个开小茶馆的能有什么仇家。不过新来的店小二问过其他店小二,掌柜为什么老坐在二楼窗边边上往外望啊,不是看不见吗,而且只泡一杯茶也不像是在等人啊。其他店小二就都回答他说不知道,掌柜一直就是那样啊,从我们来的时候就是。只有那个干得久的店小二说掌柜是在等鸟来吧,掌柜可喜欢鸟了,每次鸟一来都要撒一把米喂哩。

新来的人店小二就不问了,但他一想那不对啊,掌柜喜欢鸟咋不直接养两只呢,肯定还是有啥别的原因吧。

过几天新来的店小二上二楼给掌柜送热水,眼睛一瞥看到楼下有个穿一身黑的人仰着头好像在朝他们这边看,晃眼人又不见了,他也就没在意。结果又一次他站在窗边的时候又看见那人,疑惑中带着一点说不清楚的恐惧,新来的店小二就跟掌柜说了。

他说掌柜你最近要小心点,有个人站在咱们茶馆外头几天了,穿一身黑,鬼鬼祟祟的,好像还一直盯着你看,我一瞪他就跑没影了,怪吓人的。

掌柜表面上没什么反应,还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给店小二道了个谢就让他忙去了,但店小二分明看到掌柜手一抖把茶杯都碰倒了,茶水全洒在桌上。

于是店小二终于相信了掌柜眼睛是被仇家弄瞎的传闻,他看掌柜自己摸索着把桌子上的茶水擦了,也就自个儿下楼了,这种事他不想掺合进去,他分明看见那穿一身黑的人背上还背把剑呢。

喻文州没有跑下楼去找那人,他知道对方诚心要躲的话,就绝不会让他找到,这十五年来不就是这样。所以他从来让那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说来也是他自己给了对方这样任性的权力。

喻文州还是坐在二楼窗边,不过脸不朝着窗外了,他知道那人已经回来了。

第一天那人没有来找他,第二天那人再来,发现茶馆已经关了。喻文州听到脚步声的同时,也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你把店关了干什么,我想买串糖葫芦都得多走几步路了,今天太阳还这么大,我背着把剑走那么远容易吗。”

喻文州想怪不得,不止声音没变,连那股味道都还在。

也幸好都还在。

“你回来了,店就没必要再开下去了。”

他微笑着回答,听到那人也笑了一声,意味不明,不过不是讽刺。喻文州其实在等,等那人自己说。

那人果然开始侃起来,又是天南地北的,不过这次是从头开始说的,从二十年多前开始,到二十多年后的“现在”结束。

这一次喻文州验证了那个怀疑,是真的,也不算完全是。那人确实是某某权贵家养的杀手,不过是从小被喻父放去的卧底。他用喻文州的一双眼睛获取了权贵家的信任,逃出来后陪了喻文州七年也护了他七年,三天两头就跑去布置暗棋,为的就是用后来的十五年灭掉对方为自己的本家报仇。

那消失的十五年对方讲得很模糊,喻文州也不多问。对方讲完问他要不要尝尝糖葫芦,可甜了,他就伸手接下咬了最上面那一颗。

“是挺甜的。”

喻文州说。不过吃到最后还是挺酸,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他又听到那人的笑声了,这次意味很明显,纯粹的高兴。那人笑完就开始说话,他一说就停不下来,从前天街口谁家养的鸡飞了说到巷尾谁家丢的孩子昨天找回来了。喻文州算是知道了,那人这是要跟自己说他在茶馆楼下守了好多天呢,算得上疯狂暗示了。

喻文州心下觉得好笑,故意想逗逗他,也不搭话。那人果然闭上嘴巴不说了。一阵难得的沉默过后,想着对方可能真生气了,喻文州刚要开口表示几句,就听到对方站起身椅子腿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我知道你叫喻文州,你以后也别喊我兄台了,我叫黄少天,比你还小呢。还有啊,”

黄少天顿了顿,“这茶馆还是开着吧,以后买糖葫芦才比较方便。就这么定了,我勉勉强强当个管账的就行,合作愉快啊喻掌柜!”

“好。”

时隔经年,喻文州再一次闻到阳光的甜香,没忍住弯了嘴角。他也站起来,顺着心意伸出那只没拿糖葫芦的手,果然握住了对方的。

“合作愉快,少天。”

fin.

————

感谢喜欢(手机不存在格式x)
[我永远爱喻文州和黄少天.jpg]

【叶修个人向】岁不我与(上)

*时间线私设
*你的荣耀不败,生日快乐


最后一支烟也燃尽了。

苏沐橙看着叶修,叶修看着烟。到底也只是看着,没能抽上几口,那支烟的生命就终结在了叶修脚下。

四年了。

虽说他不是一个喜欢缅怀过去的人,但他还是忍不住回想最后一次一起站上领奖台的时候。苏黎世,世界冠军,奖杯。欢呼,拥抱,眼泪。和留在选手通道垃圾箱里被踩灭的烟。

“我说沐橙,那个时候好像就是你把我烟给扔了的。”

叶修半眯着眼,拖着懒散的腔调扭头看苏沐橙。

“嗯,本来就叫你少抽点。”

被问到的人一脸理所应当,并没有问“那个时候”是哪个时候,只是拢了拢身上的大衣,率先转身往身后的网吧里走。

靠着网吧的后门呆站了一阵,叶修躬身捡起地上连最后一点火星都不剩了的烟,甩进旁边垃圾桶。不得不说,这一连串的动作叶修做得异常熟练。

——就像他当年操纵着君莫笑在赛场上大杀四方一样。

“现在可不比当年咯。”

带着京味儿的长音在G市的冬夜上空徘徊一阵,最终还是隐没在十二月的飘雪里,再不露声色。


“回来啦?我说你啊!就算是后门也很容易被看到的好吗?你就算了,退役都那么久了,但是沐橙还当打啊!你就不怕有粉丝认……”

叶修无奈地听着老板娘的絮叨,拢上帽子去前台顺了一桶红烧牛肉面就往楼上走 期间还不忘给陈果回句话。

“沐橙的话,她下赛季打完就不打了。”

“所以说以后不要再……啊?什么不打了?”

“沐橙不打了啊,她也要退役了,往后我们兴欣可就要仰仗逐烟霞这个唯一的女枪炮师了啊!”

陈果看着叶修把手放在额边对她示了个意,调侃的语气换在平时早被陈果几句话给吼回去,今天却直到叶修推开了二楼包房的门并且关上之后仍寂静无声。

苏沐橙,联盟的第一枪炮师,第十一赛季在队长叶修退役后一概往日风格,用强硬的火线压制带领全队冲进决赛,虽与冠军失之交臂,却拿到那个赛季的mvp和最有价值选手,可是下个赛季,第十五赛季之后,就再不能在赛场上看见她了。

陈果忽然就有点想哭,她甚至还想骂叶修为什么挑在这个时候说出来。G市在下雪,本来就已经够冷的了。她在想,如果叶修趁着大热天大家一起啃西瓜的时候把这话讲出来,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好受些。

但是叶修没有,而陈果也知道,什么时候说这话,和冬天还是夏天没什么关系。


叶修进入包房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在里面看着电视剧嗑着瓜子了。用的还是几年前那个没拆的大屏幕。叶修回想了下,好像是陈果说可以用它来放录像分析比赛的,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将复盘地点定在了上林苑。

“黄少天刚又在群里闹呢。”苏沐橙等着叶修拉开椅子坐下,往他手里塞了一把瓜子,“这个好吃。”

“你吃吧,我又不喜欢嗑这个。”没过两秒,瓜子就又回到了苏沐橙的手里。

“你傻乐什么,就几个瓜子。”叶修看了几眼笑得开心的苏沐橙,似是嘲讽却轻笑出声,“然后呢?那个话唠又在闹什么?谁又抢他们家boss了?”

苏沐橙乐了一阵,又不乐了,把瓜子放在桌上,壳团进纸团。

“他说,他也要退役了。”

包房里只剩下电视剧男主人公的深情告白。叶修收了声,抓起桌上的纸团朝桶里扔。抛物线堪称完美,可惜没进,最后还是只得亲自起身捡起来再放进去。

“你们黄金一代还挺默契的啊?退役都要接着来。”

叶修坐回椅子上,拿了一颗瓜子放进嘴里。

苏沐橙斜眼看他,小声嘟囔着“你不是说不爱嗑”,一边又从食品袋里抓了一把放桌上。

“喻队和张队这不是还在吗。”

“他俩那是例外,都是玩儿战术的。”都是玩儿战术的,手速总不至于消耗得那么快,状态也不至于那么明显地下滑。

苏沐橙当然领会了这话的意思,默一阵也跟着叶修开始嗑瓜子。

“也对,这赛季黄少天明显更疯了,夜雨声烦多半是要传给卢瀚文了。”

叶修眼睛盯着大屏,伸了个懒腰。

“哎哟,又走了一个,这下联盟可真清静多了。走了啊。”

“嗯。”

苏沐橙收拾掉桌上的瓜子壳,出包房的同时顺手带上了被叶修推开的门。


苏黎世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力斩日本队夺得冠军,回国后领队叶修宣布退役。

第十一赛季,霸图胜兴欣夺冠,张佳乐退役,韩文清退位留在霸图做陪练指导。

第十二赛季,微草惜败轮回,队长王杰希传位高英杰,宣布退役。

第十三赛季,轮回蝉联冠军,周泽楷退役,孙翔被任命队长。

第十四赛季,蓝雨一路疯狂再夺一冠,赛后发布会黄少天宣布退役。

第十五赛季,兴欣披荆斩棘登上最高领奖台,队长苏沐橙退役。

一直到现在的第十六赛季,连叶修都不禁感叹联盟发展的神速。一个赛季接着一个赛季来,一批选手接着一批选手去。很快就是第二届世邀赛,到那时,又还能有几个相识的人带着荣耀停留在那个他们所有人都为之疯狂过的地方。

常规赛仍然进行得如火如荼,兴欣的成员已不会再被称作“新人”,霸图的战术大师背负起下一个十年一如既往,蓝雨迈入了“新剑与诅咒”的双核时代,微草在灭绝星辰的挥舞下不断接近未来,轮回仍然气氛和谐势头强劲,雷霆以弱打强的打法已不能延续,百花不会再坚持沿袭旧的“繁花血景”,烟雨舍弃掉软弱,却再不见往日女中豪杰。但大漠孤烟仍在,夜雨声烦仍在,王不留行仍在,一枪穿云仍在,生灵灭仍在,落花狼藉风城烟雨仍在,那么荣耀就还在。

叶修摸出帐号卡,第一版的颜色就快褪去,他看着无人接手的君莫笑。

他的荣耀,如今又在哪里呢。

TBC

*欢迎捉虫x

【生贺】剑定天下

这只是一个填词而已♡♡
黄少天0810生日快乐♡♡♡

剑定天下
原曲:明月天涯
填词:桐木

剑初成 汗铸冷 身纹如掌痕
看黄昏 也想过 一剑定乾坤
风云变 梦里有 一朝曾封神
灭了灯 星光辰 落几人
时光流 转瞬间 几载匆匆过
难低头 英雄剑 在手怎堪得
巅峰梦 话语中 余韵也长留
庆功酒 未入口 也烫喉

一马一骑纵横沙场 复多少春秋
翻手覆雨风战过长空
一人一剑黄沙挑破 刃过斩敌落
剑起云破 不闻烦忧

剑初成 汗铸冷 身纹如掌痕
看黄昏 也想过 希梦会成真
风云碎 痛几分 似沙亦如尘
夜深更 拂衣袖 入沉沦
蓝旗挂 云似霞 烧灼滴红蜡
且看他 断长发 衣襟如飞花
一语罢 剑出鞘 笑眼中杀伐
此生幸 闻此名 剑圣扬

一马一骑纵横沙场 复多少春秋
翻手覆雨风战过长空
一人一剑黄沙挑破 刃过斩敌落
剑起云破 不闻烦忧

剑如刹 此恨未消却管恩仇快马
荣登过顶谁想再放下
尘世不假也牵挂 亦能仗剑天涯
红尘依旧 咫尺风华
相持行到如今 也不辨胜负真假
让所有惜败随风散尽罢
无论那荣耀 我何年能再次抵达
且看今朝 剑定天下

--
填词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黄少天真正是个驰骋在沙场上的剑客,衣袂飘飘黄沙漫天,maya那种设定一定非常带感,所以有了这个填词。
经验不足,别笑【耶】

【乐天】花为媒

黄少天:我只是想养盆花啊!

少天0810生日快乐!!!!♡♡♡♡♡♡

私设有,尽量不ooc

——————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君莫笑:哟呵,少天大大这是怎么了?张佳乐抢你钱了?

夜雨声烦:老叶你别开玩笑!我现在有一个非常厉害非常重要的想法要跟张佳乐讲!张佳乐出来出来出来!@百花缭乱@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黄少天你话多就算了,敢不敢把字号调小点!还有你能有什么厉害的想法!不会是又要让我给你偷拍韩队瞪眼睛的照片然后发微博吧,我可告诉你这种事情我不干的

君莫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黄少天pk那天你急着要发的微博原来是这个啊

大漠孤烟:幼稚

夜雨声烦:都说了不要开玩笑了!还有老韩啊我真没拿到那张照片真的,张佳乐你就是这样做人的!!还有我凭什么不能有厉害的想法!这不是夏休期吗我好无聊啊又不回家,我打算开始养花!

君莫笑:就你也只能养活仙人球了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黄少天刚摩拳擦掌要和叶修开始新一轮刷屏嘲讽就收到了张佳乐发过来的私聊。

万年幸运E:你要养花?

世界第一剑圣:对啊是不是很有理想!我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找你问问有没有什么好养的品种!不要仙人球!

万年幸运E:干脆你过几天直接我这儿来,我刚好有几盆花放着懒得管

霸图的俱乐部里张佳乐回头看了一眼窗台上正七八盆茁壮成长的黄色小花,问心无愧把消息发给了屏幕那端的黄少天

世界第一剑圣:不要,霸图好远我懒得走,而且你们队长太可怕了我刚刚才被他说了幼稚,不去

万年幸运E:我还可以带你去周围玩一转,霸图对面那家甜品店我记得上次全明星赛的时候你就说想去试试了吧

世界第一剑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了!那我订了机票把时间发给你到时候要来机场接我啊

万年幸运E:可以

世界第一剑圣:还有那个甜品店一定要带我去吃!听说你们霸图的去还打折我问了!你说这算不算种族歧视?诶不对这个应该叫战队歧视!现在连甜品店都这样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搞出多少歧视来!你说为什么蓝雨附近的店就都没有折扣给我们呢,简直就是不厚道!

世界第一剑圣:张佳乐张佳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喂喂喂喂喂——

万年幸运E:你再吵就不带你去吃东西了!

聊天最后以张佳乐愤怒的威胁为结束,第二天黄少天就买了票往Q市飞,一下飞机就看见了人山人海中戴着兜帽低头玩手机的张佳乐。
黄少天突然灵机一动弓着腰慢慢往张佳乐那边移动,挪到他背后时突然抬手顺势就往张佳乐后背拍,接着……
“黄少天?你还挺快的嘛。”
接着张佳乐就回头了。
黄少天撇撇嘴角,别别扭扭把手收回去。张佳乐一看黄少天那模样就知道对方是想整自己,他看着黄少天取下墨镜后露出的晶亮眼睛,当即也没有点破只是笑嘻嘻地把黄少天的帽子压低,遮住他脑后因为刚才穿过人群不小心掉出来的亚麻色碎发。
“欸我说张佳乐你现在反应不慢啊,我还以为以你的智商一定会中招呢,话说你不是在玩手机吗怎么知道我在你背后的,你后脑上是长了只眼睛吗!”
身边的人依旧在发挥着他话唠的本质,张佳乐也干脆不去管抓过黄少天的一包行李拉着他的手就往霸图的方向走。
黄少天也因为嘴里一直喋喋不休天南地北地胡侃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被张佳乐握着的手上。
一直到他们在霸图周围乱转一圈从黄少天心心念念的甜品店里出来之后黄少天才发现这一路自己是被张佳乐牵着手走的。
黄少天有些脸红地挣脱张佳乐的手,哦至于这里的脸红到底是为什么连黄少天自己都想不明白。
“卧槽张佳乐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儿吗我又不是找不到路又不会走丢你干什么一直拉着我!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好了!”
“黄少天你再吵不给你吃布丁了!”
两手空空的黄少天瞟了一眼张佳乐右手里刚买的甜品,最终闭上了嘴。
许多年后的张佳乐在和别人说起这么一天来的时候也仍然在感叹“黄少天真是太好威胁了我这些年一直担心他哪天会被其他人用吃的骗走”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故事了,眼前黄少天正死死抱着霸图门外面的柱子不愿意进去。
“你觉得如果我现在进去有多大的几率会碰到韩文清?如果碰到他该怎么办难道这次不交钱包交照片吗!”
“韩队人挺和蔼(?)的,而且既然他都说了你幼稚就不会跟你计较的。”
黄少天咂巴着嘴一边笑张佳乐该去看眼科了一边挪着步子跟着走进霸图大门。

让黄少天很庆幸的是一直到张佳乐的宿舍两人都没有碰上韩文清,虽然平时黄少天和各大战队的人都相处的融融洽洽但偷发照片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对,为避免尴尬,黄少天觉得应该暂避风头。(事后黄少天表示:有本剑圣在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尴尬发生!我只是没带钱包而已!)
“诶我说张佳乐你这宿舍看着还挺舒服的!虽然没有我大蓝雨好但是也算很不错了!我扑一下你的床你不会介意的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黄少天嘴里絮絮叨叨一直念其实张佳乐也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然后就看见一团亚麻色的东西埋入了自己枕头里。
还陷进去了。
张佳乐抽抽嘴角没说话,他也挺乐意看着黄少天这么闹腾,每次看见黄少天笑得跟抽了似的张佳乐就觉得自己回到了高中时代(bingbushi)。
“黄少天你别闹太久,你不是要拿花吗,你待在这儿别乱跑啊我去给你拿。”
说着张佳乐转身出了宿舍。
黄少天内心os:谁活腻了往外跑,你们霸图的正队副队都是野图boss指不定就碰上,按照这个时间张新杰还是满血的!太可怕了!
黄少天一边在闹钟刷弹幕一边在张佳乐的床上滚来滚去,滚腻了就又埋头在枕头上到处嗅。
啊!这是张佳乐的味道!


个屁。
嗅了一阵发现什么味道都没有于是黄少天庆幸着自己不是狗鼻子然后起身在不大却挺整洁的宿舍里瞎晃悠。
在晃到阳台边上时黄少天愣住了。
阳台窗框架上整整齐齐摆着七八盆黄色的满天星。
零零星星的嫩黄色小花在绿叶中格外鲜艳,黄少天看着面前的花,忽然想起上次全明星塞结束时各大战队的聚会,联盟里几个妹子凑在一起讨论各种花的话语。
“要我我就喜欢好看的,管花语干什么,反正只有你们这些妹子才懂像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啊……”
“那你喜欢什么花?”
正混在妹子堆里侃侃而谈的黄少天冷不防被拍肩,回头看到张佳乐在盯着他。
黄少天后来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在那样嘈杂昏暗的ktv里,耳膜快被孙翔的爆炸式唱法炸坏掉,但还是能立刻从那么多声音里分辨出张佳乐的问话,也能一眼看到张佳乐眼睛正闪着的光。
“我……我的话,嗯,大概是满天星?黄色的那种。”
黄少天摸了下鼻子,难得支吾了一阵。
张佳乐听完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轻飘飘撂下一句“虽然我喜欢长春花但是满天星和你还挺像的”就跑去抢下正在嘶吼的孙翔的话筒开始用百花式唱法给联盟带来新一轮的轰炸。
一瞬间黄少天的思绪被拉回,他发觉张佳乐已经站在了门口,手里捧了一盆长春。
张佳乐看到黄少天一直凝视窗前的满天星用平生最快的语速说“诶你别多想啊这花是别人送我的虽然平时没怎么管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割爱……”
“张佳乐!”
黄少天只说了三个字,这让张佳乐被吓了一跳。
黄少天飞速转过身正对着张佳乐,张佳乐觉得这人眼睛里似乎还留着黄色满天星被阳光照过能反射到眸子底的光。
黄少天没有说话,张佳乐却被他盯得无奈开了口。
“……好吧我承认我是那天听到你说喜欢满天星才去买的,但是我也没啥其他的意思,黄少天你别乱想……”
“张佳乐!”黄少天突然又叫了一声,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最终露出了两颗虎牙。
他笑得连眼睛都快看不见,但张佳乐能感觉到那人还在看着自己。
“你是不是喜欢我!”
黄少天用七个字成功让张佳乐想问冯宪君借点药,并且问问他怎么才能避免接二连三的心脏病突发。
张佳乐在黄少天问出这句话的瞬间其实考虑了很多,什么黄少天觉得不能接受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啦什么黄少天被自己感动最后攻略到手啦甚至还有什么反正都这样了干脆别矫情直接表白得了的想法。
但接下来黄少天说出的话是张佳乐怎么也没想到的。
他说:“张佳乐!其实我看上你挺久了!大概二三赛季的时候我就看上你了!”
二三赛季,从繁花血景风头正盛,却最终黯然退场的过度。
张佳乐整个人愣在那里,耳边转着黄少天不断攻来的文字泡。
“张佳乐!张佳乐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肯定听到了吧那为什么不回答,该不会你真的只是把这花养来玩儿的吧,卧槽那我不是亏大了我堂堂剑圣居然对着把我当兄弟的人表白!!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让我一个人静……”
黄少天的话被截然打断,因为张佳乐默不作声地朝他扑了过来。
是一个拥抱。
就像他不久前扑向张佳乐松软的床一样急切。
“嗯。”
黄少天听到张佳乐这么说,虽然只有一个字,但黄少天却能明白,他同样张开双臂回拥着那人。
一个字,就足够了。
黄少天笑着让张佳乐放手说张佳乐的那撮头发弄得他痒的很,张佳乐就跟没听见一样照样抱着黄少天蹭来蹭去,黄少天那一瞬间觉得他和张佳乐可以这样抱着一辈子都不撒手。
“黄少天,我也真的很喜欢你。”
虽然有点矫情但是真的挺高兴能够遇见你,第四赛季看着你刚出道就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和用不完的活力,第六赛季看着你拿到第一个冠军神采飞扬地在赛后采访上叽里呱啦地啰嗦,一直混到现在我都没告诉过你
黄少天,你的身上满是阳光,让我舍不得踏下这片战场。
这些话到最后张佳乐都没能说出口,他只是更加用力地圈着黄少天,仿佛要把这些年的份量都补回来。
黄少天也由得他去,又像以前一样说着垃圾话,但双手一直环在张佳乐背上没离开过。

最后黄少天还是把期望了很久的黄色满天星带回了蓝雨,同时另一只手上还捧了一盆粉嫩嫩的长春。
蓝雨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郑先生表示:压力山大!黄少以为拿盆红花挡着我们就看不见他脖子上的红印了。你说我们几个看到了倒没什么,但是蓝雨还有未成年!小卢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Fin.

【叶黄】记一次莫名其妙的聊天

黄少天:我只是想p个k啊!

少天2016生日快乐!七夕快乐♡

————————
夜雨声烦:叶秋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快点出来pkpkpkpkpkpk!!!

一叶之秋:我说朋友,你知道今天几月几号吗

夜雨声烦:管这个干什么反正最后都要pk的,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你不能打游戏吗别逗了,我们现在就在荣耀上聊天快点快点jjc见!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夜雨大大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jjc啊,精神可嘉,反正最后你都打不过哥还不如今天就不打了

夜雨声烦:卧槽叶秋你别胡说!!谁说我打不过你的!我告诉你我现在在训练营可是很厉害的连魏老大都败给我过!别说了别说了!!房间开好了jjc见!

一叶之秋:你这句话说的很有意思嘛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叶秋我告诉你你别转移话题!!今天我找谁谁都不理我!!你必须跟我pk了!没得选了!

一叶之秋: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没人理你吗

夜雨声烦:欸你知道原因吗?我琢磨半天都没想出来今天那群人发什么疯,平时训练营里热闹得很现在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快门禁了都还不回来!

一叶之秋:因为你的话太多了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我靠叶秋你这话就不对了,话多怎么了我告诉你这是一种战术!战术你懂吗!等以后我出道拿了冠军你们想求着我给经验我都不多说一句!

一叶之秋:冠军戒指哥都有俩了,要不要分你一个戴戴?

叶修点燃一根烟,按下最后一个键把这句话发了出去,虽然他也没期待对面能有什么像样的反应,毕竟对面的话唠已经迟钝到不知道今天是七夕。
果不其然,隔了个七八秒,对面的消息就来了。

夜雨声烦: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冠军戒指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等着看!等过不了几年我也能拿几个回来你信不信信不信!

叶修看着聊天框里一大串,憋不住笑出声,随手发了句“我信”。
虽然对面夜雨还是觉得自己在瞧不起他随便敷衍,但是叶修是真心觉得这个目前还没有完全成熟但以后一定能带给联盟非常多惊喜的小家伙总有一天会取得那个荣耀。

夜雨声烦:但是真的啊今天到底是什么特殊日子我刚查了日历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啊那上面只写了初七两个字

一叶之秋:恩,等过会儿就跟你说

夜雨声烦:不行不行不行!你都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别再玩火了!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一叶之秋:你哪儿学的这些话,凑一起不伦不类的

夜雨声烦:最近不是流行这些吗凑在一起不是正好吗刚好表达我此刻内心的急切!

一叶之秋:呵呵,夜雨大大以为自己是总裁吗

夜雨声烦:……

黄少天手习惯性摸上键盘,但难得的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从对方的“呵呵”中感受到了深切的嘲讽之意,甚至还能自动联想到那人嘴角叼着烟丝毫不惭愧嘲讽别人时候的神情。


真欠揍。

黄少天气呼呼地这样想,干脆不去理对面的人,自顾自跑去副本单刷。
刷完一轮不够解气,再来一轮。于是等到黄少天两轮都刷的差不多的时候发现对面也没再来消息。
冷场了。
自己居然冷场了。
不对,是叶秋先呵呵冷的场,不是我。
黄少天撇撇嘴,关掉荣耀,眼神瞟过电脑底栏的图标。
QQ那一栏闪烁地厉害,黄少天发现时间刚过了午夜12点,现在已经是8月10号了。
黄少天蓦地心跳得有些厉害,他不知道9号是什么日子,但他知道10号是自己的生日。
是谁那么准时一直等到现在给自己发消息?或者只是QQ的系统消息?
黄少天控制着鼠标滑到右下角,点开QQ消息。

脸T叶秋(8-9.23:59):喂小话唠,祝你七夕被虐得愉快啊

黄少天看到叶秋发来的“祝福”刚想大爆手速用垃圾话轰死对方,却发现这之后还跟着一条消息。
叶修等了数十秒发现没有消息再来,轻笑一声灭掉手中的烟,关了游戏和聊天界面。他知道要给对方缓一下的时间,一抓一放才能真正把人牢牢抓在手心。
黄少天盯着最后的一行字半天没回过神,甚至还有点疑惑怎么会是这个人呢。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把这件事告诉已经和自己一道在战场上为蓝雨冲锋陷阵过许多回的队友们,却被笑骂天道好轮回,必然秀分快。
闲话休提,且说现在的黄少天,他一把扯过身边的抱枕用一只手抱住,另一只手的手指抚过电脑屏幕上那行再常见不过的宋体黑字。
指间冷冰冰的,黄少天却不觉得清冷。

因为叶修发过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这样写的,
脸T叶秋(8-10.00:00):少天,2016年生日快乐。

Fin